浙商银行:区块链+供应链金融新打法 助力中小企业复产复销
发布日期:2020-05-13

  

  当前,中小微企业对产业链的影响,可以说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只有上下游复苏了,整个产业链效率高、成本低、速度快、质量好,核心企业才能在竞争中获胜。

  复工复产以来,高层政策也纷纷指向此。中央政治局会议多次强调“六稳”“六保”工作,特别提出保市场主体,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。帮扶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,金融是重中之重。银保监会也下发《关于加强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金融服务的通知》(下称“《通知》”),从加大产业链核心企业金融支持力度、优化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金融服务等六方面,为金融机构指明方向。

  笔者调研了解到,在政府倡导下,核心企业对供应链融资的态度转为积极。浙商银行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变化,并大力运用区块链技术,推进产业链供应链的金融创新,支持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复销。

  基于“平台化服务战略”的定位,浙商银行借力区块链、大数据等金融科技,链接、融通起资金关系链条上的各家企业。不仅仅围绕应收账款,还有生产经营活动中各类场景、各类物权交易的产业融资需求,如存货、订单和机器设备等,创新应用“分销通”“银租通”“仓单通”“H+h+m”专项授信等系列供应链金融服务模式。截至目前,该行应用上述创新,与2500多家核心企业合作,帮助逾1.7万家上下游中小微企业融资超2500亿元。

  上下游一体化疏通资金堵点

  贷款之外,企业还需要什么融资?

  疫情期间,下游停工,不少企业货款收不回来。“现金流再充沛的企业也经不起货物的滞压。”浙商银行行长徐仁艳告诉笔者。企业“痛”在何处?统计数据显示,从单个企业来说,银行融资只占企业财务成本的20%,而应收账款、存货和固定资产等的财务成本占比超过40%。从全国来看,目前企业每年的应收账款规模约26万亿左右,然而金融机构和保理公司的应收账款融资总额约为2200亿,不到1%。

  因此,从应收账款入手,疏通上下游的资金堵点,金融机构大有可为。《通知》特别提到“支持核心企业通过信贷、债券等方式融资后,以适当方式减少对上下游企业的资金占用,帮助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解决流动资金紧张等问题。”

  然而,传统的应收账款融资,一般只做一些反向保理和明保理业务,多为线下业务,异地公司操作不便且流转困难,还存在一定风险。

  对此,浙商银行在业内率先应用区块链技术,发挥其安全透明、不可篡改、可追溯的特性,首创应收款链平台,把应收账款改造成为“区块链应收款”,用于向上游企业的偿付或自身融资。企业在不增加贷款的情况下获得融资支持。下游从签发、承兑区块链应收款开始,在交易过程中无缝嵌入资金流。上游收到后,即可在线实时转让给银行获得资金,不再受账期困扰。

  以富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富通集团”)为例,其深耕光通信领域30多年,为中国移动子公司提供光纤、光缆设备,是5G“新基建”产业链上的重点企业。

  公司财务总监周胜炎介绍,受复工复产推迟影响,一季度损失销售额近10亿,且下游提货付款延后近一个月,公司现金流受到冲击,“非常难受”。作为核心企业,富通深知上游中小企业承压能力更弱,非常时期更要及时付款、共克时艰。

  浙商银行杭州分行得知富通的困难后,主动为其授信展期一个月,并迅速组织创新方案。设计了基于应收款链平台的“银租通”(回租模式)解决方案,盘活其沉淀资源——中移动子公司应收账款和高价值机器设备。其中,浙商银行联动子公司浙银租赁,为富通提供设备售后回租融资。富通将设备卖给浙银租赁,获得一次性融资1.2亿元,只需定期签发、承兑区块链应收租金,大大缓解了疫情期间的资金缺口,且相比贷款降低融资成本40-50个BP。

  有了浙商银行的支持,富通对外付款超2亿元,成为上游企业疫情期间的主要资金来源。供应商拿到钱,用于采购原材料,富通3月中旬便恢复了全部产能。

  疫情发生以来,该行已应用“银租通”系列模式为全国逾300家企业提供了设备融资超100亿元,有效减轻了核心企业设备厂商下游客户的采购压力,帮助企业盘活存量设备。

  破解核心企业担保难题

  传统供应链金融中,核心企业由于担心自身风控能力不足,大多不愿提供担保或配合进行应付账款确权。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调查显示,65.5%的金融机构认为核心企业不确权是阻碍供应链金融的重要挑战之一,导致供应链金融呈现外热内冷的状态。对此浙商银行另辟蹊径,基于真实交易背景和大数据风控模型,批量给予上游中小企业专项授信额度,解决融资担保难题。

  据了解,富通集团位于嘉善的5G配套生产基地即将投产,希望能联合银行给予上游供应商一定支持,加快周转,但对配合提供担保有所顾虑。其上游供应商普遍规模较小,缺乏不动产等抵质押品,富通找了几家银行都没能拿出合适的方案。浙商银行获悉此需求后,主动为企业提供“H(大型企业)+h(核心企业)+m(中小企业)”供应链融资模式,依托其与上游供应商真实交易的应收账款,在富通仅需推荐供应商、配合回款账户变更的情况下,批量给予上游企业7000万元专项授信额度。

  杭州圆通线缆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圆通线缆”)是富通的主要供应商之一,其复工初期千万百计招来了工人,可没想到疫情期间新的订单进不来,员工工资正常发,入不敷出,非常焦虑。总经理吴晓华表示,“每个员工背后都有家庭。5G产业链前景看好,咬牙也要扛过去。”幸好,在富通的支持下,前两个月企业陆续收到了近千万元的货款,浙商银行也给予了专项信贷额度,救了急。

  浙商银行杭州分行对接富通的客户经理吴俊表示,核心企业减少对上游的资金占用,看似付出了成本,但其实,资金流与物流环环相扣,产业链转快了,大家都多赚钱。据测算,富通集团的资产周转每年多增加一次,外部融资可以减少约1亿。

  浙商银行基于产业链中稳定、真实的贸易背景,复工复产以来,以点带面服务了数千家中小微企业,与银保监会“加强对核心企业上下游企业的信贷支持”的要求不谋而合。

  “只有把东西卖出去,复工复产才能持续”

  工信部监测显示,截至4月末,92家龙头企业共带动上下游40余万家中小企业协同联动复工复产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回升至99.1%。然而同期制造业PMI为50.8%,比上月回落1.2个百分点。显示当前需求仍然疲软,销售问题更为突出。

  “只有把东西卖出去,产业链体系能够获得整体的金融服务,复工复产才能够持续。”徐仁艳对笔者说到。企业在生产、经营以及贸易活动的过程中,都存在供应链金融的需求。银保监会通知也对银行提出相应要求,加强“上游企业所获订单为基础进行订单融资”,“为下游企业获取货物、支付货款提供信贷支持”。

  响应号召,浙商银行输出信用管理能力,创新“分销通”应用,帮助产业链扩大销售。这一模式下,浙商银行给予核心企业一定的供应链管控额度,并依托大数据风控平台和上下游交易信息,对下游分销商进行征信“画像”和线上自动审批,“小额分散”地批量给予预付款融资支持。

  如江苏某知名重型卡车龙头企业希望扶持融资困难的下游经销商,从而扩大自身销售、快速回笼资金。通过分销通的创新应用,经销商们获得浙商银行融资,以全流程封闭的方式定向用于采购卡车。企业收到货款后,则可以在应收款链平台上签发区块链应收款,用于向上游采购,提升产业链运转效率。目前进入平台的下游经销商51家,已有部分经销商获得贷款3800万元。

  企业相关财务负责人表示,初步估算,若能盘活核心企业25%的应收账款,至少可压降5亿元银行贷款,按年化利率5%计算,一年可节约财务成本2500万元;同时下游经销商融资成本下降超2个百分点。

  截至目前,该行已与恒逸石化、顾家家居、杰克缝纫机等30余家大型核心企业达成“分销通”合作意向,共同支持产业链销售复苏。

  分析认为,上述这些既有供应链上下游又有产业链纵深的金融产品体系,带来的丰富的金融服务内涵、银企合作弹性,对后疫情时代,打通企业在上下游一体化联动过程中,从货币到信用传导的堵点至关重要。

   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